“去了一趟西藏我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那人去西藏,不是真的旅游,也不是为了朋友圈作秀,更不是为了朝圣,而是约炮。

朝圣,字面意思是朝拜圣象,比喻一段重大道德和灵性意义的旅程探索。人们一般会选取特定的地点,独自前行。

《各自的朝圣路》是周国平的一本散文集,书中记述先生不惑之年里,遇到了很多变故,所幸变故没有打倒他,反而让他开始观察和思考人生。

他和这个时代保持适当的距离,永远懂得用“守望者”的态度看人生,看别人如此,看自己也如此。

我们想象的珠峰是圣洁的,但悲哀的是,有人以为自己是来朝圣的,却在8790米海拔上,排队等死。

普通年份登珠峰死亡人数一般为5人,2017年为5人,2018年为6人。而今年,这个数字在登峰死亡史上排行第四,仅次于1996年山难、2014年雪崩、2015年大地震。

年初,中国开始限制登珠峰的人。但在尼泊尔这个人均GDP还不到1000美元的国家,登山者一年可以给当地带来400万美元的收入,自然不会限制登山人数。

原本,登珠峰是件值得推崇的事情,但当商人嗅到了钱的味道,介入珠峰登山产业链,当大批旅者慕名而来时,登峰这件事就不再纯粹。

登峰,考验的是勇气,挑战的是极限,但现在的人,更多是想征服自然,想借此出名。

早在几年前,独立攀登者Rocker被巅峰探游雇佣,用拍照和视频记录团友的登顶历程,他说,“如今的主峰就是一个名利场。”

一位建筑装饰工程公司的老板说,“现在大部分人是为了登顶而登山,很少是因为热爱这个运动而登山。”

夏尔巴人大部分生活中尼泊尔,少数生活在西藏,世代耗氧量比常人少,耐低温,有惊人体力,还有极强的攀登技巧。

这1万美元背后,可不是像普通向导那样,给你规划路线,指指路就完事,他们要给登山者背装备,还要提前把物资送到各营地。

一位业内人士曾说,“只要你交钱,不管有没有登山经验,总能找到商业登山公司带你登顶。”

因为有了这条产业链,大部分人产生依赖心理,连穿鞋都是夏尔巴人帮穿的,他们可能觉得登珠峰只是一项普通运动,从没深思过背后的风险,以至于有些人连生死状都不签。

曾问鼎珠峰的登山者Ralf Dujmovits,对这些“业余”风气表示过不满:

“抵达峰顶不需要任何技巧,那些人在基地营就开始用氧气,职业登山者只会在海拔8000米以上才考虑用氧气瓶。但那些人用氧气,像喝水一样。”

商业产业链吸引了一大批伪朝圣者,他们表面是来登山朝圣,却破坏这片冰川,留下大量垃圾,也留下噩梦。

曾有数据统计,有将近300具遇难者的遗体,留在上面,有一些根本运不下来。

一位登山者曾说,“当你登上峰顶,你才会知道世俗所传的圣洁,不过是幻想,上面是垃圾、粪便、还有尸体。”

这座建于海拔2860米上的高山机场,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跑道仅有475米,尽头是悬崖。

他们还要前往海拔6000多米的2号营地,队员们只能依靠冰川融水进行补给。但冰川上的垃圾,粪便和未处理的尸体,早已把病菌带入水源之中。

有些队员生病,头疼,发烧,话也讲不出来。但他们还是得一点点的清理垃圾,还要在征得家属同意后,将冰川上的尸体运回来。

运完尸体后,他们还有更艰难的任务—— 那就是登上8844.43米的世界之巅,在这片终极死亡区域做最后清理。

清道夫每个人背负25~50公斤垃圾回程,在这段艰难的路程里,没有任何机械能够借助,只能依靠人力。

这则纪录片拍摄三年后,队长纳姆伽尔去世,直升机驾驶员萨宾也在一次营救任务中,直升机坠毁,不幸身亡。

那些热衷于“到此一游”的人,打着朝圣的名义,转个身,就破坏这边的生态,为的可能只是一条高赞朋友圈。

穷游是个时尚好词,用最少的钱,享受最多的快乐,算是现代人体验生活的一种方式。

川藏线上,当地有些好心的司机,看到女孩子不容易,一般会捎她们一程。穷游女为了表示感谢,一般会请司机喝个饮料,或者送个礼物。

有些穷游婊,一上车就开始变得很肆无忌惮,不问就拿出司机准备的零食撕开吃掉。不仅不感谢司机师傅,还打开手机录视频,说,“别做不怀好意的举动,不然我报警。”

有位当地司机曾经抱怨过,“好心搭两个妹子,她们看着斯斯文文的,但一点礼貌都不懂,觉得搭她们是应该的。搭到目的地后,她们还提出不正当的交易要求。”

太多来旅行的人,说是来西藏朝圣,感受大自然,大山大水,但背地里,做了不少勾当。

朝圣的人在五体投地时,是为“身”敬;口中念咒,是为“语”敬;心中念佛,是为“意”敬。

很多朝圣者选择磕长头走过318川藏线,这意味着,他们要匍匐于沙石冰雪之上,向目的地进发。

他们绝不会用偷懒的办法来减轻劳累,遇到车辆会暂停磕头,以划线或积石为志。

“你知道珠峰山上为什么有些人会死在上面我们以为是体力问题,但其实还有一个层面的原因,那就是信仰。

珠峰山下的人,他们认为雪山是神的雕像,他们深信朝圣可以荡涤心灵,洗去凡尘,所以他们能够做到虔诚。但那些物欲熏心的人,以为钱可以解决一切。”

但很多伪朝圣者,以为有钱,以为有体力,以为经过训练,就可以坚持下来,甚至有人还在雪山上。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