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战术第三期:距离圆梦仅一步之遥图赫尔大巴黎战术详解


不可否认,这是一个老一辈逐渐终结的时代。在世界足坛,一批新一代优秀主教练正在强势崛起。他们要么继承前辈的战术精髓,要么勇于开辟新路。现在,他们已经闪耀在世界足球舞台的中央。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无疑是目前执教切尔西的图切尔。

出生于1973年的图切尔还不到50岁,但他已经开办了自己的战术学校,并在不同的俱乐部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这位德国著名球员的职业生涯只能用波澜不惊来形容,但转入教练行列后,他却闪耀着无与伦比的光辉。2000年,刚刚结束球员生涯的图切尔成为了兰尼克手下斯图加特U19的主教练。

得益于兰尼克的悉心指导,图切尔在这期间积累了很多宝贵的执教经验,也接触到了世界足坛较为先进的战术理念。

图切尔真正出名是在多特蒙德,在那里他虽然没有带领大黄蜂终结拜仁对德甲冠军的垄断,但却创造了一个抢眼的进攻足球。图切尔的战术思想相当自由。他深知看饭的重要性,关键时刻敢于坚持自己的战术理念。对战术的独特关注,或许会让他与俱乐部高层矛盾频发,但也是他年纪轻轻就能获得“战术大师”美誉的重要原因。

2017年,由于与俱乐部管理层发生冲突,图切尔提前结束了与大黄蜂的缘分。然而,此时的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默默无闻的少年。多特蒙德的岁月让他积累了丰富的执教经验,在欧洲也有了一定的名气。2018年5月,图赫尔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关键转折点——“航母”大巴黎对外宣布图赫尔接替合约到期的埃梅里,出任球队主帅。

当时的图切尔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名气,但要知道,即使是他执教的多特蒙德,在当今世界也不是一个有实力有竞争力的足球俱乐部。大巴黎的目标不仅仅是联赛冠军,还要对欧冠负责。巴黎高层敢于聘请年轻的图切尔担任教练,可见他们对德国教练的高度重视。

当然,从后来者的角度来看,图切尔在巴黎的职业生涯是“喜忧参半”的。一方面,他有史以来第一次率队杀入欧冠决赛,开创了大巴黎的新时代;但另一方面,图切尔与俱乐部管理层的矛盾,以及后期被批评和尴尬的战术,让他受到了很多质疑。终于在2020年12月,大麦解雇了与管理层和球员发生严重冲突的图切尔。

离开巴利后,图切尔迅速加盟英超豪门切尔西,短时间内扭转了兰帕德时代的颓势。他凭借一套攻防转换流畅,极具观赏价值的进攻足球杀入英超前四。他还在欧冠中击败强敌,最终与瓜迪奥拉率领的蓝月亮军团曼城联手。虽然场面全面落入下风,但哈弗茨的关键单刀还是让蓝军笑到了最后,图赫尔也成为了近些年来世界足坛最神奇的教练之一——半路接手,率领不被看好的切尔西拿到欧冠冠军。.

另一方面,在巴黎,一时的矛盾让他们提前终止了与图切尔的合同。但是他的接班人波切蒂诺还是打不出这样众星云集的阵容。即使现在有了梅西,大巴黎的表现依然难以让球迷满意。尽管在法甲重夺冠军,但众多中下游球队堪称“便秘”的进攻依然让球迷头疼。欧冠,巴克莱也失去了当年晋级决赛的气势,在淘汰赛第一轮被皇马逆转。

不知道今天的巴黎球迷会不会怀念当初的图切尔?对于一支以全面发展为目标的豪门球队来说,有图切尔这样自成一派,善于培养年轻人的教练,无疑是幸福的。接下来的几页,作者将带领大家回到图赫尔执教巴黎的时代,看看这位德国名帅给巴黎带来了什么。

以2018-19和2019-20赛季为参照对象,分析大巴黎时期图赫尔使用的主要阵型。2018-19赛季,图赫尔的大大麦使用了2个4141阵型、8个433阵型、2个3412阵型、4个4231阵型、3个3421阵型、4个343阵型、6个352阵型、6个442阵型、1个4312阵型和2个3142阵型。

在2019~2020赛季,大巴黎经过一个赛季的磨合,正式将主力阵型确定为433,除此之外,442阵型也在大巴黎的战术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赛季,大麦在27场联赛中使用了13 433阵型、13 442阵型和1 4231阵型(因为疫情,法甲本赛季没有打完38场比赛)。

整体来看,图切尔在第一赛季不断进行战术微调,4后卫、3后卫、5后卫不断得到实战检验。到2019-2020赛季,大巴黎的战术体系趋于成熟。图切尔在赛季中前期大量使用433阵型,通过前场三叉戟强大的个人能力冲击对方防线。赛季中后期,主力阵型调整为442。虽然因为那个赛季的疫情没有打完比赛,但是无论是433阵型还是442阵型都在具体的实践中得到了充分的运用,展现了图切尔对战术理念的独特理解。

相信今天很多关注切尔西的球迷都应该知道,图切尔是一个懂得好好吃饭的教练,这也是他职业生涯中期帮助切尔西夺得欧冠冠军的重要原因。在切尔西,图切尔充分发挥了强调前场轮换、不断变换位置的战术体系,将多特蒙德跑不掉的青年军体系移植到蓝军身上。

但是,在巴黎,图切尔对战术体系的应用是不同的。他在多特蒙德并没有过多强调整体轮换,而是充分发挥前场几位巨星的个人能力,打造更加立体、整体的进攻体系。

在组织进攻的过程中,巴黎的锋线不仅仅是卡在前场的某个角落,而是会充分发挥个人的组织调度能力,在某些情况下会大撤退,甚至来到中场组织串联。前者的无论是内马尔还是姆巴佩,在具体的比赛过程中都具有非常鲜明的回撤意识,更多地展示了他作为中场指挥官的优秀品质。他在进攻过程中不会过分依赖于拿球后的加速运球,而是会利用自己出色的步法技巧将球权控制在内收,在小范围内配合队友。

上图是2018-19赛季内马尔热门地图。可以发现这位巴西国脚在比赛中的跑位范围很广,并不局限于他的左翼位置。在某些情况下,他的跑步区域甚至可以达到他Mbapp的右侧。

一方面,内马尔混乱的跑位可以牵扯到对方的防守力量,另一方面,也可以充分揭示他的综合进攻属性。在2018-19赛季,内马尔不仅是进球得分的领先者,也是组织上的3354强。他在联盟中完成了7次助攻和13次绝佳机会,此外还有场均2.5次关键传球和场均57.8次传球,这些数据在所有同位置球员中排名第一。

像内马尔这样的人频繁地接受他们参加该组织,但这并不意味着进攻巴黎会完全放弃侧翼。相反,无论是内马尔还是姆巴佩依然是顶级边锋,他们之所以适度拿球,是为了制造放弃边路进攻的假象,哪怕是为了调动对方的防守力量,为己方边后卫的插入创造有效的空间。

例如,在内马尔的拿球必然要吸引2~3人的注意力,这样一来,对手在右路的防守兵力必然会集中移动于某一区域,更靠近边路的区域就会出现一定的真空。,的这段时间里,巴黎的左后卫可以利用这一真空迅速插上中路。如果对方后卫放弃对内马尔的防守,限制左后卫的插入,那么内马尔可以利用个人能力进一步切入,或远射或中路渗透,这将给对方球门带来巨大威胁。

当然,毕竟内马尔和姆巴佩是边锋,不能像中锋那样经常靠近球门。在这样的背景下,要想发展内马尔和姆巴佩的得分能力,就不能让他们长期呆在边上,这也是图切尔经常命令这两名球员寻找机会的重要原因。

如前所述,当内马尔和姆巴佩切入内线时,这两名边后卫将获得更大的前锋插入。如果对方无视边后卫的前插,集中精力限制内马尔等人的无球路线,那就适得其反了。众所周知,内马尔和姆巴佩个人实力出众,他们往往能在多人包中控球甚至完成关键的输送。在这种背景下,安排多人限制内马尔,其实很难达到应有的效果,但会让边后卫更容易拿到球。然后内马尔和姆巴佩迅速取中路包抄抢分,在中锋的帮助下往往能取得奇迹般的效果。

数据可以论证当时内马尔和姆巴佩在进攻端的表现。在2018-19赛季,内马尔在各种比赛中为球队出场28次,打入23球,助攻10次。要知道,由于伤病频发,内马尔在大大麦的单赛季最高出场数只有31次,而那个赛季的进球数也只有17个。

姆巴佩的表现同样出色。他在2018-19赛季为大巴黎出场43次,打入39球,助攻13次,位列职业生涯单赛季进球数第二(仅次于2020-2021赛季)。

可以发现,相比多特蒙德和切尔西,巴黎的图切尔并没有那么强调所有的换位,而是最大限度的发挥了巨星的个人能力,由点到面的调动了球队的攻防体系。这是基于大巴黎前场豪华配置做出的正确决定,也是懂得饭后吃的图切尔的魅力所在。

在大巴黎的433体系中,尽管内马尔频频后撤,但图赫尔依然将中场的战术位置放在了更高的位置。与流行的4231阵型不同,433阵型意味着球队进攻必须在进攻与防守中做出明确的选择——如果想要重视进攻,就只能设置一名后腰;如果想要重视防守,就会在进攻中人手不足。

对于大麦来说,他们始终把433进攻阵型作为重中之重。在中场位置,单后腰的存在一直是巴黎防守的隐患之一。图切尔是一个强调整体运作的主教练,中场位置的不断跑动和轮换是保持活力的关键环节。具体比赛时,图切尔不会让中场的所有球员都固守自己的位置,而是充分发挥自己的跑动特点,在一段时间内呈现交错的位置。

在组织进攻阶段,单后腰位置不会太主动,会主动退到两名中后卫的侧面。当时巴西的大大麦在中后卫的位置上有一个精力充沛的蒂亚戈席尔瓦。这位巴西球星的瞬间爆发能力可能不如巅峰时期,但他的竞争意识和他的步法技巧是完美的。有了上后场和下后场球员的回传辅助,可以有效保证大麦在后场进攻的流畅性,也可以解决对方在后卫线附近的第一时间抢攻。

当然,仅仅依靠一个中场的撤防,可能会暂时缓解后场拿球困难的劣势,但是中场和另外两个中场的长时间脱节,还是会给对方抢球的机会。当初巴黎依靠这套体系取得连胜,但在对手的针对性限制下,即使后腰后撤,也很难彻底解决拿球难的问题。

这样一来,在此背景下,图赫尔进一步发挥他擅长调动球员积极性的特点,命令另外一名中场适度回撤。s原有的433进攻阵型被改造成了拥有更大垂直覆盖范围的41113阵型。三名中场——,呈之字形展开。这样一来,即使对方在后场限制了球权,在大巴黎也很难真正阻止球权的传递。

相对于其他两位大幅后撤的中场,剩下的这位中场要承担更多的进攻责任。对于大麦来说,虽然内马尔和姆巴佩有一定的回撤辅助意识,但毕竟没有办法像正统中场那样长时间参与组织和调度。所以剩下的中场需要承担更多的攻防枢纽角色。一旦球能够快速转移到内马尔等人的前场脚下,巴利在局部区域的进攻组织将会有很大的优势。

上面提到的是巴黎三中在组织进攻时的战术选择,而在无球状态下,他们继承了图赫尔要求的“整体强抢”,通过集体行动和默契的战术配合,快速抓住对方的持球者,从而达到以点带面破解对方进攻套路的效果。

对方后场拿球,大麦不会快速后撤组织防守阵型,也不会只是调动前场三人组拖延速度。在图切尔的战术体系中,逼抢的组织安排必须让中前场球员集体参与,其目的绝不仅仅是拖延对手的进攻。面对中下游球队时,图切尔的逼抢往往能取得奇效,帮助大麦在前场断球发起进攻。

如上图所示,假设对方在后场拿到皮球,大巴黎首先会集中前场三人组之人,将对方的进攻球员整体逼向某一区域,此时配合上后插上赶到的两名中场,就可以以人数优势包围对方的持球队员。s的强行抢断可能并不具有攻击性,但它有效地阻挡了对手的向前传球路线。如果持球者打得太慢,可能会被当场裁掉;如果持球者被动后撤,进攻就会被拖延,大巴黎可以更从容地组织防守。

如果球断了,巴黎不会在对手人数扎堆的区域强行进攻。就图切尔而言,并不意味着他会当场发动攻击。更多的时候,他会强调大范围的转移球,以充分调度自己球员在不同路线的进攻实力。如上所述,对手呈现了一个被巴黎包围的相当畸形的位置。巴利断球后迅速回传给身后的中场,然后中场用一记长传把球传给了对方没有防守的边锋。

这套战术体系可以算是图切尔组织前场进攻的法宝。在不同的环境下,他也敢于及时调整自己的战术打法和阵型选择。其实这种想法可以理解。图赫尔的大巴黎虽然巨星云集,但以内马尔为代表的部分核心球员上座率较低,中场的拉比奥和维拉希特也有一定的伤病。图赫尔在此背景下积极使用了以442为代表的各种阵型,在核心球员缺阵的情况下仍然找到了制胜之路。

内马尔不在的时候,图切尔的二手计划是加强防守,重视进攻速度,避免不切实际的传控。442体系下,两个中场的存在有效增加了球队防线的横向拦截面积,保证中场不会被对方三传两导快速突破。针对中场进攻球员不足的情况,图切尔会积极调度两名边锋的力量,在比赛过程中命令这两名球员大幅度参加组织。插入侧翼的任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边的防守队员。

于是大巴黎的阵型由之前的442临时改为中路渗透能力更强的4222。这套阵型可能会消耗一部分边路的力量来补充中路人手的不足,但是如果球队在边路有更多的边后卫人选,还是可以抵抗对手沿着边路的进攻。

在两个中场的具体人员使用上,同样来自巴西的马尔基尼奥斯长期担任中后卫,当他是中场时,也会长期退到中后卫位置。这样一来,442阵型就要改成5后卫了,球队的肋骨缺口很难被利用。

马尔尼奥斯的深度后撤也将解放两名已经压力巨大的边后卫。贝尔纳特和蒂洛克拉虽然不是边后卫位置上的明星球员,但在法甲也足够用,即使面对一些中上游球队,也能保证球队的攻防体系。且不说当时的大麦也有世界级的边后卫阿尔维斯。这位巴西国脚虽然年纪大了,但他的竞争意识和脚下技术依然是顶尖的,很多时候甚至退到了中场助攻组织。

马尔基奥尼的撤退解放了两名边后卫,让他们在进攻时可以挺进中场。两个边后卫,两个前锋,球队的进攻阵型变成了非常紧张的334,也叫甜甜圈阵型。

前场聚集了4~6人,意味着大巴黎即便在缺少核心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拥有更多的进攻好手,通过不断的进攻跑位以及传敲配合,会让对手的防守阵型无法适从。

2018-19赛季结束后,2019-2020赛季,图赫尔的大巴厘岛人迎来了一个小高潮。尤其是那个赛季的欧冠,巴黎展现出了惊艳的竞技状态。他们在小组赛中保持了之前的稳定,最终力压皇马以5胜1平积16分的满分拿下小组第一,进入欧冠淘汰赛。

之后在1/8决赛中,巴黎首轮以1:2不敌多特蒙德,第二轮及时止损,以总比分3:2完成翻盘。1/4决赛开始后,由于疫情原因,欧冠淘汰赛改为单回合制,对于欧冠经验相对较少的大大麦来说,似乎有一定优势。他们在四分之一决赛中以2:1击败亚特兰大,在半决赛中以3:0击败RB莱比锡,并在决赛中与德甲球队拜仁慕尼黑成功会师。

当然,虽然巴克利在决赛中落败,但人们普遍肯定了图切尔在巴黎的职业生涯。如果姆巴佩在决赛中没有错过很多进球机会,也许巴黎可以庆祝他们的第一个冠军联赛冠军。

遗憾的是,站在战术的角度来说,图赫尔时代的大巴黎明显更具有包容性,相比于如今略显沉闷的比赛状态,图赫尔强调控制流转的战术体系明显更具观赏性。,这样一位拥有辉煌战术智慧的主教练,没能与俱乐部高层相处融洽,最终提前结束了与帕里斯的合同。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也许这是巴黎近年来做出的最失败的决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